在本届田径世锦赛的赛场上,无法看见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的身影。在这个月稍早前结束的游泳世锦赛中,同样如此。

就在田径世锦赛开幕前夕,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如果允许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来尤金参赛,那将是一个“不可思议”之举。这只是俄罗斯运动界艰难处境的一个缩影,因为俄乌冲突,俄罗斯遭到国际体育界的“围剿”,目前仍看不到任何缓解的迹象。

国际奥委会(IOC)前副主席克雷格·里迪日前透露,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两国运动员很可能因为俄乌冲突而无缘2024年巴黎奥运会。巴黎奥运会各项目资格赛将于明年全面拉开帷幕,而目前,在奥运会所有项目中,只有自行车、网球和柔道允许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选手参加国际比赛。无法参加资格赛,也自然意味着无缘奥运会。“从表面上看,除了这三项运动外,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不太可能获得其他任何项目的资格。”里迪说,“至于他们能否参加这三项运动的奥运资格赛,我不太确定。”

里迪曾担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席,他和俄罗斯积怨已久。在此之前,因为兴奋剂丑闻,WADA希望处以俄罗斯四年禁赛的惩罚,而体育仲裁法庭(CAS)将禁赛期缩减为两年。俄罗斯在2020年12月17日至2022年12月16日期间不得以国家名义参加体育大赛,该国运动员和运动队仍可以“俄罗斯奥委会”的名义参赛。但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诸多体育项目已将俄白两国运动员统统拒之门外。

拒绝的起源来自国际奥委会2月28日发出的倡议。该倡议称,“为了保护全球体育比赛的完整性和所有参赛者的安全”,执委会建议各国际体育单项组织和体育赛事组织者不要邀请或允许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两国运动员参加国际比赛,同时剥夺两国举办国际体育赛事的权利。只有在无法施以禁赛的特殊情况下,才能允许俄白两国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

一声令下,绝大多数国际体育单项组织均对两国采取了最严格的禁赛措施。国际乒联从3月2日起暂时禁止俄白两国运动员参赛,温网将梅德韦杰夫等名将拒之门外,国际滑联也在上周宣布将2022-23赛季俄罗斯花滑大奖赛迁至芬兰举办……据塔斯社统计,截至7月1日,共有97个国际体育组织对俄、白运动员实施全面禁赛,只有14个体育联合会允许两国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

无关政治的体育世界正在玩弄一场关于政治的游戏。7月初,美国国务院在一份声明中呼吁,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关系密切的个人应从国际体育联合会有影响力的职位上离开,并呼吁暂停向俄白两国转播体育赛事。这份已由30多个盟国签署的声明引起了俄罗斯官方的强烈反对。俄罗斯大使馆在社交媒体上称之为又一次“恐俄袭击”,“我们把这一行为视为政治化且有目的性的。体育应该远离政治。但它正在沦为施压和算计的工具。”

面对一边倒的制裁,俄罗斯相关协会发起了无济于事的抗议。俄罗斯足协和四家足球俱乐部曾起诉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停赛决定,但这一上诉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于本月15日驳回,俄罗斯国家队和俱乐部将继续遭到全面禁赛,不仅无法参加卡塔尔世界杯,也无缘2022年女足欧洲杯、2022-23赛季欧国联和以及所有的欧足联俱乐部赛事。俄罗斯足协对这一判罚表示“强烈反对”,宣称“继续保留维护自身利益的权利”,媒体猜测,俄足协可能会提出赔偿要求,或继续向瑞士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但似乎这一切都只是螳臂当车。

政治纷争甚至激化了运动员个体间的矛盾。俄罗斯跳高女王玛丽亚·库尔金娜(结婚后改姓Lasitskene)和乌克兰名将雅罗斯拉娃·马胡奇克本是朋友,两人在东京奥运会夺牌后深情拥抱,后者甚至因为这段友谊遭受乌克兰舆论的批评。而现在,朋友却成了不想相见的敌人。“在2月24日之前,我们的关系很好,但这一天改变了一切。”来到尤金参加田径世锦赛的马胡奇克愤慨地表示,“俄罗斯杀手在田径场上没有立足之地!”

库尔金娜真的是“杀手”吗?世界田联似乎是这么认为的。该组织以保护22名乌克兰运动员“安全参赛”为由,将俄白两国运动员挡在田径世锦赛的门外。作为东京奥运会和此前三届世锦赛冠军,29岁的库尔金娜没想到自己竟然因此错过比赛。俄罗斯体育界此前饱受兴奋剂丑闻困扰,而她是公认的“清白选手”,也是近年来这个项目的绝对统治者。“我不知道该如何和乌克兰运动员对视,也不知道该和她们说些什么,她们与家人正在经历人类不应该经历的事情。”库尔金娜在写给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信中表达了对乌克兰的同情,同时也强烈反对国际奥委会和世界田联的作法,她指责巴赫缺乏解除制裁的勇气,“让俄罗斯运动员远离体育并不能阻止战争,相反,它在体育界催生了一场新的战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